贪玩?也不是,余舒现在想起来,这几天见到余小修没事就拿着树枝在门口写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9
  • 来源:性福加油站_色狗网站_未满18周岁禁止视频禁止入内

  贪玩?也不是,余舒现在想起来,这几天见到余小修没事就拿着树枝在门口写画,应该是在学习,她也没见过余小修有什么玩伴来找他。

  等等——

  余舒脑中闪过一道灵光,将它揪住扯下来一看,顿时恍然大悟。

  “小修,家里是不是没有纸墨了?”

  她差点把这个给忘了,自从来到这个家,就没见余小修拿笔在纸上写过字,他们那间小屋里更是连张书桌都没有。

  余小修没有做声,但余舒知道她猜对了,还真就是因为没有纸墨,所以连功课都做不了。

  为什么没有纸墨,纪家送他们来上学,怎么可能连纸墨都不给?还是说用完了没到时候不给发?

  余舒没敢再问下去,她隐约觉得这件事同“她”脱不了关系。

  太阳越升越高,温度上去了,余小修的喘气声越来越重,余舒眨掉流进眼睛里的汗,眯着眼睛看了看私塾里那群坐享阴凉的孩子,还有那个朗声教学的老夫子。

  “咣当!”

  余舒手里的香炉掉下来,发出一声巨响,香灰撒了一地,炉子滚到一边,她有气无力地栽倒在地上。

  这么大动静,惹的私塾里的人全扭过头来看。

  余小修被这声音吓了一跳,见余舒晕倒,赶紧将头顶上的香炉放到地上,举了半天的手麻的不能动,但他还是手忙脚乱地去把余舒扶起来,惊惶无措地摇晃着她:

  “你怎么了?怎么了啊?”

  他没能把余舒叫醒,是将私塾里的几位夫子都引了出来,刘夫子一马当先走在前头,一群学生趴在栏杆上向外张望。

  隔壁的孔夫子蹲下身,一手掰过余舒的脸,掀开她眼皮看了看,又探了下她鼻息。

  “没事,是晒晕过去了。”

  余小修闻言,松了口气,依旧担心地抱着余舒。

猜你喜欢

换言之,原本袁家手握大笔的红狮金股票已易主

换言之,原本袁家手握大笔的红狮金股票已易主,富门旗下所属的富扬证券,势必临阵倒戈,协助另一股有意角逐董座的暗中势力,在市场上大力搜购股东委托书--标下富门这趟买卖,新加坡买主给

2020-04-27

相反地,玉嫂站在一旁听了,则是感动得眼底含了两泡泪。

相反地,玉嫂站在一旁听了,则是感动得眼底含了两泡泪。欣桐怔怔地听着,祖父这番话虽然含蓄,但已经说明他不再如以往般不近人情。对于欣桐这个「孙女」,曾经如荒漠般枯竭的亲情,开始在他

2020-04-27

一名年轻貌美、家世傲人的女子,如此深谙致胜之道。

一名年轻貌美、家世傲人的女子,如此深谙致胜之道。谭智珍的笑容虽然让他晕了头,但杨日杰仍有足够的理性肯定,谭智珍必定十分明白,年轻美貌就是她最好的利器与本钱。饭后杨日杰十分有风度

2020-04-27

毫无疑问,他十分英俊,即使面无表情仍然不减他的丰采与气势

毫无疑问,他十分英俊,即使面无表情仍然不减他的丰采与气势。他站在那里就彷佛君临天下,目光一瞥,周遭的人就能感受到一股真正的压力!就在智珍发呆当下,利曜南的目光再次投向她--两人

2020-04-27

父亲的质问接近无理,智珍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父亲的质问接近无理,智珍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「为什么不说话?是我猜中了?还是现在连我的问题,妳都拒绝回答了?!」谭家嗣的口气冰冷。屏息数秒,智珍终于不再保持沉默。「爸,您明知

2020-04-27